莫流原_仙女陀持续啊啾中

请跟我互动。

命运让“种种虚伪的幻影迷乱他的本性”,让他在自身欲望的驱使下,一步步地走向自己既定的结局。

嘿嘿嘿我要写太陀啦,用宰捡芥的梗,写宰捡陀,陀陀十五岁,异能觉醒了,太逆天被赶出来,还在质疑人生的意义(?)最终找到了理想

报告邓肯走进我这堡门来送死的乌鸦,它的叫声是嘶哑的。来,注视着人类恶念的魔鬼们!解除我的女性的柔弱,用最凶恶的残忍自顶至踵灌注在我的全身;凝结我的血液,不要让怜悯钻进我的心头,不要让天性中的恻隐动摇我的狠毒的决意!来,你们这些杀人的帮凶,你们无形的躯体散漫在空间,到处寻找为非作恶的机会,进入我妇人的胸中,把我的乳水当做胆汁吧!
来,阴沉的黑夜,用最昏暗的地狱里的浓烟罩住你自己,让我的锐利的刀瞧不见它自己切开的伤口,让青天不能从黑暗的重衾里探出头来!

Macbeth

不能在原曲下刷cp到底是什么操作?

什么!魔鬼居然会说真话吗?


想象中的恐怖远过于实际上的恐怖;我的思想中不过偶然浮起了杀人的妄念,就已经使我全身震撼,心灵在胡思乱想中丧失了作用,把虚无的幻影认为真实了。


Macbeth/朱生豪

Schmitt认为,一个自由主义、理性主义的社会,会营造一种虚弱的身份认同,而当另外一个身份认同非常清晰、强烈,又异常团结的群体,会摧毁这个社会。正式这种想法,直接让Schmitt变成了自己警告的人---纳粹,而他想象中可怕的敌人,在那个时候是犹太人。但是很多人充当过这个想象中的敌人----“支那人”、“阶级敌人”、“左棍”、“右狗”。历史总是以一种滑稽的方式重复自己。


莫名联想到局外人ver?源zhihu。

仅仅因为他们和你的身份认同不一样,所以,朋友/敌人看起来更加像是同志/非同志----我们vs其他人。这种区分不需要是理性的,甚至不需要是真实的,它只需要人们“相信”

显然,你已看惯笑脸,而笑脸乃是虚伪的舞台。奉告你,真理是严正的。我们在尘世的使命,不也是严正的吗?应当时时警醒,你的良知要提防这个弱点;世相浮华虚妄,切不可太动心。

歌伶的把戏是不足以娱上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