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流原_仙女陀持续啊啾中

O Liberté, que de crimes on commet en ton nom!

“究竟是无法承认乱伦,还是我的脸让你不得不联想到父亲?”

牢骚

许久不点陀tag,开门一篇乙女r18,强行开车真的很让人反胃啊!本来就很雷H only的无脑乙女,非要把另一个世界的idle跟自己拉郎吗,宰随便撩撩我觉得ojbk啊,陀陀这么神秘忧郁的宗教狂热气质就别光靠二人称安排的摸来摸去博人眼球了好吧!bah!bah!

the raven的韵真是压神了。。。

诸神处罚西西弗不停地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

在这个并非天堂或地狱,也并非人间的荒僻之地,静止的空气中,光因距离而被消磨去了形体,狂风、暴雨、雷电也不曾来此处袭击。他站立在山腰上,裸露出强壮的上身,当他的双手放置在巨石的某一处,脚底使力,微微向前倾斜肩和背的时候,他的血管开始变得肿胀、凸起,以供更多的血液流通到双臂和腰部之中;然后,每一块肌肉都超出它在原本分划的界限,向外隆起,显示出惊人的力量。而巨石不断消耗着的就是这股力量,每当石块向山顶移动,石头上去,又落下来,再上去;而人的躯体所产生的力量用掉了,又产生,于是又用掉,凭空消失在世间,就像汗水落在石头上,不一会儿就被蒸发,了无踪迹,没头没脑。一台高超、永恒、却碌碌无为的机器,甚至比不上一份食物来得有用。对于西西弗来说,每一步在没有尽头的重复中失去了清晰的印象,每一份力量在太过泛滥的支出中丧失了价值。然后,无论如何,石头还是达到了山的顶峰,他便站直身体,眼睁睁地看着巨石滚落下去,听着山峰之间久久都不散去的轰隆响声。

顶峰早已不会给他带来惊喜,接近它的每一步,和之前的每一步不无差别,同样的乏味令他痛苦万分。但他本来是有权力不受这些痛苦的侵扰,它们不该存在,正是因为西西弗本人早已找不到衡量痛苦与否的标准。但是这个有着举世无双的才智和胆识的巨人,他决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无数他所看重的思绪在里面不停转动;他的目光深邃而又明亮,总是注视着自己脚下的每一步,以此赋予其意义-即便唯一能够倾听他口中吐露出的良言妙语的,只有他面前不计其数的岩石。他无法开口诉说,于是开始回忆。一些幻象存在在他脑海当中,像埋葬起来的宝藏,过了几个世纪也保存得无比完整,他试着回想一些遥远的、模糊的轮廓,例如天空、大海和山脉。这些影像往往伴随着色彩,随着时间流逝,终于慢慢浮出水面。

看到自杀者之歌的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lo上的诗作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了一看萨列里懵逼的样子我决定去看莫扎特传ᕕ(ᐛ)ᕗ论偶像真实的一面

再伟大的圣人,用嫉妒这一纽带便可与其维系。

好,好有道理

——我需要女人胜过需要面包,需要呼吸。

——那么为什么你要欺骗所有的人?

——这一切都是为了爱情!对一个人忠诚,就是对其他人的残酷。我的心是如此慷慨,我爱她们中的每一个人,但是女人们全都没有头脑,她们竟把这种美好的品质称作欺骗。

纵容有千万个人像你,可他们都不是你。你沉睡在那座雪峰的山崖上,那里不会开花,也不曾有过赞歌。可那是你守护的故乡,纵然酷寒,也胜过万里花香。

从列表那儿抱的(*°∀°)=3